【往复:人文絮语】

撞机事件之我见

药师

  一、美国的飞行范围确实是在国际公海内,其行为无疑是一种极不友好的敌对、挑衅行为,但并不违反国际公法;
  二、这种挑衅性侦察行为是长久存在的,据统计,2000年内美国飞机的这种近距离飞行行为高达20余次,而中国方面未作出任何反应,其理由无非两个方面:在公海范围内的主动攻击违反国际公法;中国的空中侦察技术不过关,使得中国想要进行相类似的侦察行为而不可得;
  三、我认为,这一次的事故,最大的可能性是中国方主动攻击,各媒体所公布的意图证明是美国飞机主动攻击的证据都没有说服力,只能其公开发表的几个图片只能说明两国飞机相撞的部位,并不能说明是谁先作出危险动作,想来飞机记录(类似黑匣子的东西)可以证明,但美国飞机上的黑匣子一定会为中国所据有。而从常理上来分析,一是中国方面是战斗机,双音速;美国方面是侦察机,亚音速,二是美国方面的侦察机是全世界最先进的,24名成员,是不大可能作主动攻击的。
  其实作为一个国际性事件来说,分清谁是谁非并不是最重要的,而重要的是事件背后的决策。本次事件所表明的,应该是:在中美关系上,中国开始采取异乎寻常的强硬政策,其强硬性以及冒险性,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即便中国对这一切的外交语言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软弱。
  在分析这个事件的时候,不妨将其于前一段时间外电所普遍报道的一则消息共同分析:“钱其琛在访美期间的一次早餐会上表示,美国向台湾部署宙斯盾级战舰的行为,将会遭到中国军队的主动攻击”(大意,原文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当时这一条消息就让人感觉到中国的对外政策正在大规模地调整。
  中国方面在频繁调动武装力量以对付台湾海峡问题的战略性行为被美国军方肆无忌惮地侦察而没有任何反击手段,一来是无可奈何已极,二来也只有忍气吞声,为顾全颜面既不能将之向公布国内民众,又不能公开宣布。这一次,用这种合乎情理而不合乎国际法(在公海上攻击别国飞机)的行为来表明已方的决心和态度,事后更由国家元首在外事活动中表明:美国应立即停止这种挑衅性侦察行为,其政策的转变是相当明显的。我认为:一是对于美国布什政府日趋明确的强硬政策的一种示威;二是基于美国政府在对台问题上的措施,包括TMD的部署,使得两岸关系正不可扼制地稳步走上一条对大陆不利的路途,中央决策层被逼上一条不得不表态的道路,对于台湾问题的态度也不得不更加强硬;三是不排除军方的积极反映在内。
  台湾问题的解决,在美国政府全球战略的变化下,越来越复杂,这是悬在中华民族头上的一柄利剑,而大陆、美国、台湾的任何不冷静行为,都会酿成一场世界性的大祸。从民族主义的立场出发,中国政府的行为是一种值得称许的强硬行为,而从人本主义的立场出发,这一冒险从战略到战术(以个人的生命来表达政府的决心并希望得到一些急需的军事技术)都不是可取的。
  “双方保持冷静”、“寻求外交解决”,我想这两句套话才是真正的希望所在!

                                                                      2001-04-04.19:48:55 


大同
时间:2001-04-09.14:14:27 
  药师的分析非常有道理。 
  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似乎他想通过这种主式来阻止美国对台出售武器;但从客观效果来看,恐怕是适得其反。 
  从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时起,我们就应当认真反思我们的外交政策。就目前来看,我们是亲俄.拉日.争取欧洲,以对抗美国。这一原则是错误的。之所以会制定这样的原则,无非是因为日本对我们没有诸如人权等政治要求,俄国又在目前这样的特殊情况下似乎与我们同病相怜的,欧洲大陆与美国表现出若即若离的样子。但是,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常常被视作另类,所谓妖魔化,但为什么被视作另类的国家大多是集权专制国家?我们所支持的为什么又也多是像卡斯特罗.米洛舍维奇.萨达姆这样的人?我看过美国人写的一本名叫<中美的冲突>(新华出版社译本),他认为中美在未来必有一战,其理论的石是中国拥有核武器,由于她是一个专制国家,由极少数人甚至某一个人说了算,就可能使政治疯子或战争疯子出现的可能性要很大,而且这样的人通常对世界.对自己的民族和国家是不负责任的。这种看法我们未必同意,但从中可以看出我们之所以被人视作另类的原因所在。 
  我们应当回到国际主流社会。回到国际主流社会,并不是说就是要放弃民族.国家的利益,而地要用大多数民主国家那样来处理国内国际的事务。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地减少别人对你的误解,也才能最大程度地减小你对别人的自卑式的敏感!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什么争取国家民族利益等等高头讲章,就是自欺欺人的鬼话。 
  当然,国与国的交往,应当以国家利益至上为原则。我们目前的政策,貌视以国家利益至上,实际上是以民族主义为旗号,执行的是仍是意识形态至上,或者说是政治至上的原则! 
  既然要与人打交道,不仅要明白自己想怎么做,想得到什么,而且要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的。

药师
时间:2001-04-14.19:59:08 
  本来写个长篇的论述,不过实在提不起兴趣,也没有啥时间。简略归纳自己的思路,大概是这样的吧: 
  站在民族主义的角度,从外交层面而言,这是中方的一次胜利 
  1989年以来,中国在外交上始终是低调,把这一次的改变称为划时代的,也不为过。 
  小布什政府在事件发生时过于强硬,事后却不得不说“VERY SORRY”,这是近年来美国政府所没有的。把这一场戏和当年“古巴导弹事情”中肯尼迪和赫鲁晓夫比,就不难看出在这种两种意识形态的对抗中,布什还是很不成熟地退缩了。在这场事故的处理中,中国当局明显地是一番胸有成竹的样子! 
  和大使馆被炸事件进行对比,不难看出,这一次中国政府并没有大规模地利用群众的力量,至少在这个城市中没有组织示威游行,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有24个美国大兵在手里作为赌码,有足够的信心,无需过份地求助于示威这种群众形势;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个结果还是很可以安慰国人的了。 
  24名美国大兵在这个时候归国,时机也可以算是把握得不错的了,如果一定要闹到武力收场,最大的输家是两国的民众,这一点很重要。 
  有很多种对这次事件的定性,药师以为,还是说成是一次“空中交通事故”来得更贴切一点。美国飞机主动攻击,这种可能性不大。而4月1日出现的问题,中国政府4月3日才表态,也表明这不可能是中国政府预谋的。但在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对于外交时机的把握和对于事件口径的定位,都是比较成功的,至少我们的外交提法一直没有改变,而美国由军方到总统一致地说“责任在中方”这种强硬口径到不得不承认“SORRY”,就显得不是很慎重了,不合一个大国的风范。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固定的国际法可以判定个对错,象这样的各退半步,也未尝不是好事。 
  在这个事件上,美国并扮演的,也并不是天使的角色。而中国政府在这次事件上的作为,不管是对国内的民族主义者,还是和平主义者,都应该是有一个不错的交待了,而中方失事飞机的驾驶员在这次事故中到底要占多大的责任,还是一个未知数,这些都是国际法和飞行专家的事。 
  真正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民众在这次事件中表现出来的极端民族主义气氛以及狂热主义的苗头,确是“文革的最终根源”。收集尽可能多的不同来源的资料,兼信则明;只相信自己的头脑,用自己的逻辑来进行判断,这始终是最重要的!

达朗贝
时间:2001-04-14.21:34:43 
  药师没有看戈秦那篇碰碰车吗?我觉得他的议论最高明。

药师
时间:2001-04-15.13:09:13 
  1、我们真的一手好牌吗? 
  近十年来,我们摆在台面上最好的一手牌是“大使馆被炸事件”,在此事件中,美国的举动,即不合理也不合法。而这一次的牌显然没有那么好,美国的“理”输在其沿海侦察行为不管怎么解释都是对中国的一种极度不友好行为。而于“法”而言,他们没有什么错,根据去年20余起侦察事件没有出现事故的记录、中美飞机的性质、飞行目标以及美方提供的中方飞行员王伟出示EMAIL的照片来分析,个人英雄主义者王伟在本次空中交通事故中应承担的责任,似乎还要更大一些。 
  2、我们处理得怎么样? 
  大使馆事件中,我们得到了一手从桌面上来看最好的牌,但是没有得到任何桌面上的好处,这是因为我们在牌桌下的很多行为不是那么能拿得出来公之于众,而且我们也没有得到什么实在的“非误炸”证据或是可以据以为筹码的资本,所以,只得不了了之。国际交往,尤其是足以影响世界格局的、可以独立行事的大国间的交往,并没有一部完全可以照而行之的成文法来判断对错,在明码标价之余,还要考虑到相互间的可接受余地,不断地调整口径来讨价还价,如果一口咬定不二价,只怕所有的国际争端都不得不用战争来解决了。在衡量两个大国间的冲突时,中能以谈判桌上双方的退让步伐大小作为判断的唯一标准,而一切外交辞令和借口都是做不得数的(不妨参看一下古巴导弹事件中双方的进退过程)。在外交上,对方的每一个退步都是我方的胜利,谁最接近自己的目标,谁就是胜利者,那么相对于美方的大幅度改变口径,中国几个外交发言人所持口径中的尺度微调,就实在没有所形容的那么严重了。 
  3、国内舆论的处理尺度问题: 
  对比一下大使馆事件和本次撞机事件,我们不难发现,这次发动民间舆论的规模和烈度,都远远没有不及当年。在当前这种信息高度流通的时代,撞机事件这种国际性的消息是不可能封锁的,而当局历年来所持的民族主义基调以及相对应的教育,使得民间(这里是指大部分不习惯于自我思考的平民而不是习惯于自我判断的那一类人)本身即存在着很强烈的反美情结,所以那种文革式的狂热,只要政府轻易引导乃至于不引导就很容易出现,这一点可以到大街小巷听一听就可以映证的。我国政府在公布事态时向来是只公布一个口径的,不可能在一开始就把全面消息公布,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群众性的狂热是一种必然,而不是政府刻意使然。当年大使馆事件过程中所出现游行以及攻击大使馆行为,与其说是给国外造成某种压力,不如说是当局在明知谈判必然会失败的前提下,以这种形势来引导民众发泄以平息怒火,维护当局一贯保持的“民族主义”形象来得更确切,那中间还包含着一种乱中争回几分面子的因素在。而本次的撞机事件中,群众的情绪化行为却得到了极为严格的控制,游行、攻击大使馆等过激行为均未出现,这就是政府能有力把握外交局势,能讨回个公道的表现。对民众有了个交代,也就无需用不易控制的行为,一来免了节外生枝,二来也免了授人以柄。 
  4、网上的反对者持的是什么态度? 
  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巴不得大战一场的,而从不思考到时最大的输家不是哪个政府,而是千千万万的民众,也包括他们自己。这部分只怕占到了网上的反对者的80%以上,用一句圣经上的话来说就是“他们的罪,他们自己不知道”。和平主义者先是认为中国政府刻意制造了这起事件,不顾人命地去制造外交契机。但有趣的是,到了和平解决争端以后,又有部分人认为中国政府的行为太软弱了,失了国家尊重,再度否定。 
  5、药师的立场: 
  早期,药师也以为是中国政府刻意造了这起事故,这种推测现在看来,是不切实际的了。事故是由于双方飞行员的不冷静、鲁莽而生(其中只怕中方飞行员的责任更大一些),事故发生后,根据美国小布什政府的全球强硬立场(伊拉克、朝鲜等地的政策来看)、意图对台湾出售“宙斯盾”以及逐步建立包括台湾在内的导弹防御系统的尝试所表现出来的危险势头,中国决定利用本次事故为契机来采取强硬立场,并最终取得了至少是桌面上的胜利。撞机之意不在南海,而在乎海峡之间,这次外交事件最重要的是表明立场,让美国认清、感触到中国的不妥协态度,以使美国调整玩火的政策。 
  关键是在于台湾问题上,我们喊打喊杀,以及做好喊打喊杀的准备,这有理智可言吗,没有,所有战争都是民众的血堆成的,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药师反对的是这个基本出发点,而不在外交层面上,相反,药师承认中国政府在本次外交事件是的胜利。 
  6、一些小事的推测或者说是看法: 
  首先声明一下:药师的看法都是建立在美国人对于中国问题的插手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上,也就是对美国的态度的反对上。进入80年代以来,没有美国的插手,台湾问题是不会如此复杂的,如果大陆方面不用武力求统一,台湾不依靠武力谋分裂,而最终以经济、民生定胜负,才是中华民族的大幸福! 
  A、飞机处理问题:我们不必象当年美国和苏联处理类似案件一样,把飞机拆了用柳条箱运走,但仔细地看一看他们飞机的构造,也不是不可以的,然后整机运回国就是。 
  B、美方侦察问题:美军的侦察是其卫星侦察系统的有效补充,在其全球化战略中有极重要的地位,想来不会轻易放弃。但是,也不妨预测,其来的次数一定不会有2000年那么多(20余次),那么狂,其来时也得多长几个心眼,不会这么轻易地孤身犯险了。 
  C、赔偿问题:美国政府坚持对在本次事故中丧生的中方员飞行员王伟而不是对中国政府说“very sorry”是其在整个外交交涉过程中唯一的亮点,表明其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才改变政策的。如果其在“very sorry”还能做出死活不赔偿的举动,表明就是小布什政府是屈于中国政府的压力而不是人道主义考虑而低头的,只能表现美国政府的软弱和政策不连贯性,授人以笑柄。药师大胆设想小布什是不会因为几个钱去丢这个人的。    
  复达朗贝: 
  高明于否,只在各人之心,药师不惜于在此抛砖引玉,也正是对“自我判断”四个字的尊重和倡导,不足之处,还望指出! 

天襄
时间:2001-04-15.13:40:07 
  不好意思,插一下话:) 
  对政治我是一窍不通,也不做政治史,把道听途说的内容拿来胡说几句。 
  不过布什政府不赔钱,是因为按照美国的思维方式,赔钱意味着承认自己错了。 
  既然没错,当然是不赔。 
  大使馆事件恐怕另有隐情,比如中国帮助南斯拉夫击落F117,自使馆被轰之后,没有美军隐形飞机再被雷达锁住过。 
  而且那次三位死者没有一位是政府工作人员。 
  可见有分析家推测使馆人员已经被警告过不是空穴来风。所以调查是可做不可说。

达朗贝
时间:2001-04-15.15:25:32 
药师: 
  台湾问题到了应当解决的时候了吗?理由是什么? 
  如果还没有到时候,那么是什么因素保证了台湾不被拖进更大的黑暗? 
  美国所起的作用,在谁看来是障碍,又在谁看来是神佑? 
  关于霸权,哈,国际政治学怎么定义呢? 
  中国历史上倒有个霸时代。齐桓晋文之霸,孔子称之,why? 这里搞历史的人多,他们对此一定有看法的。

戈秦
时间:2001-04-16.10:48:33 
  我说中国政府一手好牌,不是说居于绝对优势的好牌。打拖拉机时大小王带三四个拖拉机固然好得没得说,但是如果有两个王带1个拖拉机而对方没有,也算得好牌。有什么程度的好牌求什么结果。或者以连升三级为目标,或者一级,或者仅仅上台。如果该上三级而仅仅上台,就可以说牌打臭了。此次,撞机后对方人机俱在中国手中,中国还死了人毁了飞机,从司法上来说进行彻底调查有充分理由,所以牌应当算是很好了。依我的浅见,2、3天之后显然正式道歉得不到了(牌没有好到大使馆事件时的程度),但是,中国政府至少可以通过尽早宣布扣留人机的正当理由,避免给美国公众留下人质的感觉,给自己已经极为败坏的国际形象再添一笔;开始就以客观态度报道(当然责任问题不能承认,但是至少别给国人以美国人故意谋杀或者凭着个大欺负人的感觉),避免国人情绪过分激动和以后过分失望;不要一直坚持要求正式道歉的僵硬立场(我们政府似乎特别得意于说:我们一贯认为……好像自己真的永远伟光正似的),导致最后不得不草草收场,至少对于国人来讲很丢面子。并且前一段时间的态度,对于下一步解决飞机问题还是障碍。当然,政府的确也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虽然还是自觉不自觉的煽情,但是毕竟没有搞群众运动,在压力下放人,的确是顶住了强硬派和“民意”的巨大压力的,避免了中美因为这件“小事”而闹僵。这点成绩的确来之不易,不过不得不承认,咱们给政府的及格线给的是不能再低了。这点成绩,似乎还不值得太褒奖(当然,从鼓励后进青年失足青年进步的角度看,鼓励鼓励也不是不可以)。 
  关于政府和民众民族主义情绪的关系,我不太赞同药师兄的看法。民族主义情绪各国都有,中国人尤其敏感,这是事实。但是,在我国政府控制所有重要媒体的情况下,“舆论导向”极为重要。如果在报道的时候,尽量客观一点,对于国外的报道也转载一些,让那些“专家”客观一些,证据不足的东西说说可以但是别那么义愤填膺捶胸顿足,国内的情绪都可以获得很大缓解。其实,网上看到,美国军人回去以后的说法陆续报道以后,很多人已经不再认为责任(撞机本身)都在美方了。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上当感。如果早早给人这种心理准备,难道不好吗?当然,政府还有一贯的妖魔化西方媒体的政策(很有效),这似乎决定了这次也不可能太多引用西方报道。 
  药兄说得对,这次最重要的是表明了中国的强硬立场和说“不”的胆量。不过这一点对将来发生何种影响,尚未可知。也许,美国会更加敌视,更加觉得有加强台湾军力的必要。也就是,美国可能更加觉得有玩火的必要。 
  赔偿,我看不可能。美国“道歉”信的中文本很清楚,对飞行员是“惋惜”,或者说难过也可以。美国人的态度就好像,我在大街上走得好好的,你一头撞过来,可惜你身板不好,反而给撞昏了,我一走了之固无不可,说句惋惜或者难过也可以,但是让我赔,那可不行。最多最多,算是“送”点钱表示安慰,但是这种可能性都不大。 
  至于台湾问题,同意药兄的基本立场。应当是经济和政治制度上交流、较量,最终走向统一。武力解决将造成大祸。美国的作用,我大致同意达兄的暗示,客观上帮助了2000万中国人(至少是华人吧)过上较好的和更有尊严的生活。当我发现有一些同胞过得比我好,而且不必被搞来一起受苦的时候,我很高兴。 
  台湾问题的复杂化,主要是大陆政府愚不可及的“一贯”政策。一个政府对武力迷信到这个程度,对于共产主义千年王国的理想的信心萎缩到这个程度,也是可叹。
   
药师
时间:2001-04-17.22:46:25 
再论一论是否“好牌”? 
  兄的出发点在于“撞机后对方人机俱在中国手中,中国还死了人毁了飞机”,然后由这两点出发推断“从司法上来说进行彻底调查有充分理由”。药师的理解想来是正确的吧! 
  那么从这两个论点入手来说:“撞机后对方人机俱在中国手中”这一点不能成为从司法上来说彻底调查的理由。外国飞机入境,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正当手续,一种是没有正当手续。而没有正当手续的,又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非敌意的——比如外国飞机在各种损害导制不能正常飞行,被迫入境求救,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国际公约,只能做出人道主义援救而不能把对方的乘员扣起来;第二种是敌意入侵,只有在确认对方飞机的入侵对本国国家安全构成实在的危害,才能把对方飞行员作为司法对象来处理。那么从4月1日的情况来看,我们应该认为美军飞机是哪一种入境情况呢?在不能充分肯定对方是敌意入侵,仅因为对方人机俱在我手就有所行动,只怕才真正是一种不可原谅的国际野蛮行径。 
  “中国还死了人毁了飞机”,出现问题后有伤亡的一方,自然会得到同情,但这只是药师所一直强调的“情”,而不是“法”。是滞有权从司法上进行彻底调查的,只能根据国际成文法或是国际惯例来判断,而不能以是否有人员伤亡这一点作为依据。 
  再论一论侦察飞行的问题,据有关资料表明,俄罗斯所承受的侦察飞行,比中国有过之而不及,2000年,俄军所能侦察到的飞行量在600次以上,但一直也没有传出类似事故。这不是要说明侦察飞行是合情合理的,只是表明这种飞行至少是不触犯国际法的(这一点在第一贴里有说明)。 
  随着事情真象的不断深入,我们拥有一手“好牌”的这种观点正在不断地出现越来越多的疑点,这一点想来基本可以定案了。    
  虽然冷师已经提供了美方所递文书的英文版,但是看得匆忙,没有注意到“very sorry”的用法以及在整个句子的语境,所以出现了对于“赔偿”问题的误解,确实是药师的错,不可掩饰的。 
  本来冷师已经来信要求不要再就此事讨论,所以也停了一段。但后来就此讨论的贴子日多,一时手痒,才又出来说了一通。但是所论的,也已是在危险边缘,诸君的语调更是高昂不便有所应承,就只论及技术层面,到此为至吧! 
  最后,把以前贴子中的几点再罗嗦一下: 
  1、当局一贯保持的“民族主义”形象——需要维护; 
  2、在美国政府全球战略的变化下,越来越复杂,这是悬在中华民族头上的一柄利剑,而大陆、美国、台湾的任何不冷静行为,都会酿成一场世界性的大祸。从民族主义的立场出发,中国政府的行为是一种值得称许的强硬行为——对抗是没有前途的; 
  3、进入80年代以来,没有美国的插手,台湾问题是不会如此复杂的——这个定语“80年代以来”很重要,不妨想一想蒋经国台湾政策如果能持续发展的话,两岸问题既便不是在和平统一的路途上越走越远,至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种令人似乎绝望的地步。即使诸君都以为“挟洋自重”是宣传用语,药师也会坚持认为这是台湾问题如此复杂、绝望的重要因素,我们本来还有更好的路子。 
  最后,不得不承认“也许,美国会更加敌视,更加觉得有加强台湾军力的必要。也就是,美国可能更加觉得有玩火的必要”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这正是药师第一贴中最担心的一点,但飞行员回国后,美国民众情绪的反弹正在表明中美相互不信任、对抗情结的加重!
  唉…… 


关闭窗口
Copyright 往复